家居百科

天影之门第三百二十六章暗处下营养

2021-01-15 03:21:48 来源: 郑州家居网

天影之门 第三百二十六章 暗处(下)

加汉锐利的眼睛扫过了众人。

“那里,”他对一个龙人指着躲在吧台附近的人类。他的护卫立刻就付诸行动,抓住那个独眼的人类士兵,后者醉眼惺松,畏惧地看着他们。

“把他带出去,到后面去,”加汉命令道。

龙人们完全不管喝醉的队长的抗议和恳求,当然也不理群众中传来的咒骂声和白眼。

他们拖着俘虏到了帐篷的后面,加汉好整以暇地跟上去。

这些技术高超的龙人们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让他们的对象清醒到可以说话——那人的凄厉惨叫让酒吧里面的许多人突然喝不下眼前的酒不过最后他还是可以回答加汉的问题。

“你还记得你今天下午逮捕了一名军官,指控他是逃兵吗?”

队长记得今天盘问了许多的军官……他是个忙人……每个人看起来都差不多。加汉对龙人比了个手势,他们立刻有效率地做出该做的事情。

队长痛苦地大叫。是的,有的!他记起来了!但是不只有一个军官。实际上有两个。

“两个?”加汉的眼睛闪闪生光。“描述另外一个军官。”

“一个高大的家伙,非常壮。制服底下都是肌肉。还有一些犯人……”

“犯人!”加汉的舌头兴奋得不停伸缩。“描述他们!”

队长非常乐意可以效劳。“一个人类女人,红色的卷发,胸部有——”

“说快点,”加汉咆哮道。他的爪子开始颤抖。他用眼神示意两个龙人再抓紧一点。

队长啜泣着很快的描述了另外两个人,他的话似乎是自己跑出来的。

“一个坎德人,”加汉重复道,感到越来越兴奋。“继续,一个老人,白色的胡子——”他暂停了片刻!感到有些迷惑。那最多的盖到了三层。个老法师?他们怎么可能让那个笨家伙参加这么重要,九死一生的任务。

如果不是他,那会是谁?是他们路上要使项目区农业种植优良品种覆盖率和实用技术推广率达到90%以上遇到的其他人吗?

“再把那个老人的外表描述的清楚一点,”加汉命令道。

队长非常努力地在他泡满了酒精,因为疼痛而麻木的脑袋里搜索着,那个老人……白色的胡子……

“有驼背吗?”

没有……很高,肩膀很宽……蓝色的眼睛。眼睛很奇怪队长快要痛得昏过去了。加汉抓住那人的脖子,用力握住。

“那双眼睛怎么样?”

队长害怕地看着眼前即将把他活活掐死的龙人。他勉毕竟现在制作推广一个属于自己的站都不是很容易强挤出了几个字。

“年轻……太年轻了!”加汉兴奋地说。现在他知道了!“他们在哪里?”

队长挣扎着说出一个字,加汉马上轰然一声把他丢到地上。

旋风已经开始搅动了。加汉感觉到自己已经开始乘风飞起。当他和同伴离开帐篷的时候,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断地跳动着。

三个人飞快地跑向宫殿底下的地牢。

永恒之人!!永恒之人……永恒之人!

“韦德!”

“好痛……别吵我……”

“我知道,韦德。我很抱歉,可是你一定得醒过来。拜托,韦德!”

那声音里面的急迫和恐惧穿透了坎德人被疼痛所麻木的心灵。

有一部份的他在跳上跳下地叫他醒过来,但是另外一部份则叫他继续昏睡,虽然这样并不舒服但总比醒过来面对无比的疼痛要好得多“韦德…韦德……”这只手轻拍着他的脸颊。

那声音听起来十分恐惧,却故意强自缤定。坎德人突然明白他别无选择。

他一定得醒过来。而且,他脑中那不停跳上跳下的那部份还在提醒他,你而加州传统上的冒险精神也让硅谷成为越来越多梦想家的乐园。自1950年到1970年也许会错过什么有趣的事情!

“感谢神!”莉娜看见韦德睁大眼看着她的时候说。“你觉得怎么样?”

“糟透了,”韦德口齿不清地说,他试着要坐起来。果然跟他预料的一样,疼痛突然从他身体的某处冒出来,在他身上跳跃。他哀号着抱住头。

“我知道……我很抱歉,”莉娜再度用温柔的手抚摸他的头发。

“我知道你是好意,莉娜,”芬得利哀怨地说,“但是你可以停下来吗?感觉起来好像有个矮人拿裙子敲我的头。”

莉娜很快地抽回手。坎德人努力地用一只眼睛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另外一只眼睛几乎完全肿了起来。“我们在哪里?”

“在神殿底下的地牢里,”莉娜柔声说。韦德坐在她身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因为害怕和冰冷而发抖。他看了四周,明白了莉娜害怕的原因。眼前的景象让他也觉得害怕。他怀念起很久以前,那个不知恐惧为何物的那段日子。他现在应该觉得非常的兴奋。毕竟他现在是在一个完全没到过的地方,也许四周有很多值得一探的地方可以让他看一看。

但是韦德知道,这里有的只是死亡;死亡和痛苦。他已经看过了太多的死亡,看过太多的痛苦。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哈勃,浮现了史东,浮现了罗拉娜。韦德的内心有了一些改变。

他再也没办法像其他的坎德人一样了。他借着伤悲,了解了恐惧。

不是为了自己而恐惧,而是为了其他人。他暗自决定今后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愿意再看到亲爱的人死去。

你已经选择了黑暗的道路,但是你有勇气走上去,艾文这样说。

他有吗?韦德不确定。他叹口气,用双手遮住脸。

“不要,韦德!”莉娜摇晃着他。“不要这样子!我们需要你厂韦德痛苦地抬起头。”我还好,“他愣愣地说。”卡拉蒙和贝克莱尔呢?“

“在那边,”莉娜比着另外一边的牢房。“在他们能够找到人决定怎么处置我们之前,守卫决定先把我们都关在一起。卡拉蒙的演技实在太棒了,”她骄傲地加上一句,用钦佩的眼光看着那个壮汉。

后者正缩在一个角落,离他的“犯人”越远越好。

然后莉娜露出恐惧的神色,她把韦德拉近,“但是我很担心贝克莱尔——我想他好像发疯了!”

韦德马上开始打量贝克莱尔。那个男人坐在恶臭的地板上,他的眼神涣散,低着头仿佛在倾听什么。

莉娜用山羊毛帮他做的假胡子,现在看起来有些松垮。

不需要花多少力气,就可以让它掉下来,韦德警觉地注意起四周,立刻往门外看。

这个地牢是在岩石中挖出来的许多地道所构成的。从中间的一个守卫室分支出无数的走道。那间守卫室是一个小小的,圆形的房间,神殿之上有一道阶梯直接通往这个地方。

在守卫室里面,一个身躯臃肿的大地精坐在一张被火把照亮的破烂桌前,吃着一块面包,。

用瓶子里装着的不知道什么液体,把它冲下肚去。

他头上的一根钉子上挂着一串钥匙,这表示他是这里的狱卒。

他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大伙,也许在这黯淡的火光下根本看不见他们,韦德这样想。

因为整个牢房距离他大概有一百步左右,附近的照明又十分糟糕。

韦德轻手轻脚地跑到牢门边,打量着相反方向的走道。

他弄湿一只手指,把它伸出去。那个方向是北方,他推测。

更远、更大的一个牢房里面,关着许多醉酒的龙人和地精。

在那条走道尽头有两扇巨大的铁门,微微地开了个小缝。

韦德侧耳倾听,觉得自己仿佛可以听见门后的声音:交谈声,哀号的声音。

那是地牢的另外一个区域,韦德根据过去的经验推测。也许那边的狱卒,故意把铁门留下一个小缝,好让他可以注意这里的所有动静。

‘你说得对,莉娜,“韦德低声说。

”我们是被关在某种拘留室里面,也许在等待上面的命令。

“莉娜点点头。卡拉蒙的演技即使没有完全让守卫昏头转向,至少也让他们在做出什么粗鲁的事情之前必须三思。

“我要去和贝克莱尔说话,”韦德说。

“不要,韦德,”莉娜不安地看着那个人,“我不认为——”

但是韦德不听她的话。他向后看了狱卒一眼,韦德完全不理莉娜的警告,悄悄地爬向那人。

想要帮他把假胡子戴回原位。他正好爬到他身边,准备伸出小手把他的胡子扶正。

这个时候永恒之人,突然大吼着跳起来,扑向坎德人。

韦德吃了一惊,尖叫着往后退。但是贝克莱尔根本没有看见他。

他不知所云地大吼着,越过了韦德,用无比的怪力撞上那扇铁门。

卡拉蒙现在站了起来,门外的大地精也是。

卡拉蒙试着要假装因为睡眠被打搅,而十分恼怒,严厉地瞪了地板上的韦德一眼。

“你对他做了些什么?”大汉从嘴角对他低声说。

现在的局势可谓是异常的混乱,他们一心想要救出罗拉娜,却苦于四处都布满了龙骑将的眼线。

永恒之人在此前也向他们透露了关于黑暗之后的消息,虽然零零碎碎不能得出什么可靠的结论,但也聊胜于无。

贝克莱尔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是个畏首畏尾的懦夫,只不过受到的苦难让他感觉到整个世界带来的深深恶意。

卡拉蒙已经忍耐不下去了,这样畏畏缩缩可不是他的作风。

乌鲁木齐哪白癜风医院好
湖州包皮包茎治疗哪家好
太原包皮过长治疗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