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代表我的贴身女巫第五十四章事情解决

2020-09-17 13:00:38 来源: 郑州家居网

我的贴身女巫 第五十四章 事情解决

“呼。”

芬克回过头看清楚了以后,深深的出了一口气,他身后的不远处就有一个骑士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呢。

这还能有什么事?

于是芬克抖了抖有些紧的裤腰带,转过了脑袋。

突然!

“哧!”

一把匕首从芬克的口中进入,后脑冒出,他连惊恐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失去了意识。

与此同时。

一只白皙的手掐住了芬克的脖子,防止芬克突然倒地。

而不远处的骑士也没有发现丝毫的异状,芬克的身体不胖,却把袭击者的身体挡的严严实实。

慢慢的,芬克一只手抬了起来,扶在了土堆上面,然后变成了靠在土堆上,最后依着土堆滑倒在了地上。

“有敌人!戒备!”

骑士一声怒吼,好几个帐篷都炸开了窝,帕里斯和骑士小队纷纷冲了出来,西蒙自然也不例外。

“老实的呆在这,别动,食物也别动。”

安妮脑海中不断回响着子爵出去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吃的也不准动么?

随着遮挡帐篷的帘子被掀起一点点,幽影悄无声息的走进了帐篷,似乎外面的喧嚣都与她无关。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黑暗中突然传来了幽影的声音。

安妮眨眨眼睛,第二次再次发生这种事情让她的容易接受了很多,尽管她依旧有些惊讶。

“我叫安妮,我和我的父母都是平民。”

“安妮,不错的名字,跟你很相配。”

幽影随口夸赞道,然后她看向床上的一只半烤天鹅以及一瓶果酒道:“安妮,你在干什么?”

“啊?我……我没干什么啊?”安妮被问的有些忐忑,她确实什么也没干。

“我的意思是说你为什么这样盯着食物,而不是消灭它。”幽影舔了舔嘴唇道,她也饿了有一天了,现在看到美味,真心有些忍不住。

“子爵大人说了,不准动。”安妮老实的回答。

“是不准你动,还是不准动吃的?”

“都不准动。”

“切,小气的贵族。”幽影本来还想钻一下西蒙言语上的空子,没想到对方说话说的这么面面俱到。

“额。”

安妮想了想,小声的问道:“姐姐,你这样跟他说话,他不会惩罚你么?”

在安妮的印象中,如果做了别人的奴仆,那肯定是要百依百顺,挨打受骂啥都要自己担着。

可现在看幽影的态度,似乎……好像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奴仆的样子嘛。

“惩罚?”

幽影坐到了床上,随手撕下一根天鹅腿道:“我们是女巫,又不是女仆,难道说话非要低声下气的么?我才不会那样做。”

安妮又开始混乱了起来,她在想以后究竟要把自己摆在什么样的位置上面,本来她还想着暂时低声下气的忍一忍,再找机会逃跑来着。

现在看来,现实似乎跟想像中的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我记得姐姐你刚刚可以不听他的命令,那我是不是也可以不听……”

“听什么听?来个天鹅腿。”幽影又撕下一个天鹅腿,递到了安妮的面前。

“我真的能吃?”边问着,安妮边抬起了小手。

幽影勾了勾嘴角,她似乎成功的把小丫头教坏了。

“必须能吃。”

幽影有些粗鲁的把天鹅腿塞进了安妮的小嘴里,打破了后者内心中的最后一道身为平民的自卑防线。

安妮身为平民,在身为贵族的西蒙面前,总感觉有一种压迫感,换而言之,安妮有时候走到贫民窟也会有一种优越感。

这是长期以来的认知问题,等级观念之下,人人都是如此。

至于幽影是怎么做到如此洒脱的……肯定也是被别人教坏的呗。

“这就是果酒的香味么。”

幽影把果酒拿到鼻下好好的嗅了嗅。

嗯,其实吧……似乎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香,不过依旧感觉很好喝的样子。

“没有杯子。”安妮呜呜的道,天鹅肉太好吃了。

“没关系,你一口我一口,不给那个可恶的骑士留了。”

说着幽影仰头可以利用百度指数进行查询。也可以利用GoogleAdWords关键词工具进行评估:干掉了一大口果酒。

唔……太奢侈但干得没劲了,万恶的贵族,有这么好喝的酒居然也不早点拿出来。

“咕咚……嗝。”

幽影干掉一大口以后又打了个酒嗝,好酒!

“我可爱的安妮,给,你也来一口!”

……

“子爵大人,芬克是被利器刺死的,死前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但是他倒下的过程很让我奇怪,是依着土堆歪倒的,我感觉有人下手暗杀!”

刚刚目睹了整个过程的骑士汇报道。

此时所有人都站在火堆前,芬克的尸体已经被移了过来。

西蒙看了看满是黑暗的周围道:“人为暗杀确实很有可能,你们谁知道芬克得罪过谁?”

西蒙又朝着芬克的一群手下问了句。

刚刚跟芬克赌博的几人面面相觑后,一人道:“没……没有吧,芬克就算跟要塞的几个商家不合,人家也不可能找人杀了他吧?”

“不排除商家剪除对手的可能,这件事你们放心,既然发生在我的面前,我就不会不管的,等到了暗月谷,我会派人回杰拉德要塞找那几个商家问话!”

西蒙按照程序道。

在这荒郊野外的鬼地方,死个人再正常不过,他也只能按照程序问一问。

“你们有什么异议么?”

“没有没有没有,我们相信子爵大人一定会查清此事的!”几人连忙恭敬道。

西蒙点点头,然后指挥手下的两个人把芬克就地掩埋,另外又多加了四人守夜。

八个人,这几乎是卫队骑士一半的人手了。

守夜骑士虽然多了,但是陪送的商人们却喧闹不起来了,纷纷躲在自己的帐篷里,可以说是放个屁都是闷的,哪还敢乱吱声,生怕下一个死到临头的就是自己。

而西蒙则到伊芙琳床边安抚了一下,这次妹妹显然坚强了许多,就算听到了有一个商贩死了,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这样的时代,再柔弱的人,心也在慢慢的变硬,不变硬,就没法生存。

“哥哥就在你旁边,好好休息。”

西蒙亲了一下伊芙琳的额头,又拍了拍伊芙琳的肩膀,后者也给了西蒙一个安心的眼神。

“哥哥你也早点休息吧,伊芙琳没有以前那么脆弱。”

西蒙点点头,然后朝着女仆道:“莎兰,你就在这陪着伊芙琳吧。”

“好……好的,子爵大人。”

“嗯。”

西蒙又拍了拍伊芙琳肩膀,然后走出了帐篷。

本来他只是有些怀疑芬克而已,没想到还真是芬克,他相信幽影肯定不会搞错人。

毕竟幽影在暗处观察明处,能看到太多他所看不到的东西了。

早知道他就直接自己征调几个平民陪送了,商队里面的人实在有些不可靠。

平民就不一样了,就算他们想动手脚,也没有那个胆量和经验,更没有那个本事。

回到自己帐篷,西蒙立马眉头一皱!

扑面而来的果酒香味,他不是吩咐了安妮不要乱动么?

“嗝……你回来了,一起喝?”

幽影红着脸举起了空酒瓶。



绵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拉萨治疗白癫风医院
遵义看白癜风专业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