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代表br绛城天旱

2020-09-17 15:12:47 来源: 郑州家居网

绛城天旱,百日未降甘霖,都圣女景颜,为感天颜,于降城还珠楼顶,绝艳一舞,后焚楼自殒,凤凰涅磐。

瞬间万息,天忽大变,电闪雷鸣,急降骤雨,暴雨侵袭,十日未尽。降城经旱之后,又遭洪祸,天人共怒,天降暴雨施戒,人却毁圣女神像诅咒,共愤都圣女惹怒天神。

从此降城十八载,再无风调雨顺之说,或连年大旱,或连阴暴雨。

降城。十八年后。

公司成立于1995年。诞生近20年来都说绛城有三件至宝,其一乃绛城第一首富付家祖传雪玉,二是绛城偏南犹如仙居的凤凰阁,三便是那居住在凤凰阁里比仙更美七分的女子--北尘姿黎。

如笙趴在酒肆楼阁的窗户前,呆呆的望着远远那座白雾缭绕的楼阁,雪白的裙衫却无意间沾上了油渍。

那个北尘姿黎真的有那么美吗?她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忽听见有好听如天籁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付姑娘,你的裙子脏了。

如笙回过头来,见一相貌普通却异常清秀的女子站在面前,她低头看见了裙子上的油渍,抬头却只是一句,你怎么知道我姓付?

女子宛尔一笑,素白玉手轻轻滑过如笙洁白的裙衫,顷刻她的手里多了只黑小的虫子,紫色灵动的眸子对上如笙的眼睛,绛城首富,付家唯一的女儿,我怎么会不知道?

她的紫眸里,似有火焰,团团如炬。

如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闺房,刚巧哥哥进来,她便一头扎进哥哥的怀里,低声的抽泣。

付怀堇不知道她发生何事,便轻声询问,怎么了,如笙?

火,好大的一片火…哥哥,好大的火,那么大的火,把整个楼都焚尽了…

如笙颤抖的话,如出一击,重重砸在付怀堇的头上。忽然想起那双摄人的紫眸,心中仍是一阵惊颤!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付怀堇安抚妹妹休息之后走出了她的房间,但他不知道,如笙根本没有睡,她的脑海里,一直都有一个女子轻浅颜笑,对她说道,如笙,我是景颜,你还记得我吗?

她的印象里,从来没有一个叫做景颜的女子的记忆,那个女子,到底是谁呢?

怀堇站在绛城最高的城墙之上,嘴唇微动,一支竹箫,经由他口吹出来,却如天籁。

他的目光紧视着前方,那出妖娆的居处。少顷,一袭青色翩然而至,箫声止,万籁寂。

你见过我妹妹了?付怀堇直直逼视着青衣女子。

青色裙裳,绝色容颜,唯独那双妩媚的紫眸,格外的清灵。她笑的极美,想见见怀堇的妹妹是不是也像怀堇一样,这么的绝代风华,世俗难染?女子玉手轻轻攀上怀堇的肩,激灵一笑。

怀堇只觉阵阵寒意,他退她三步,挥手竹箫挡前,怒声喝道,人只知绛城三宝,我付家雪玉,你凤凰阁楼,还有你本人。但只有我知,你身份非同一般,你到底是谁,为何可以一再让人出现幻像?

怎会是幻像?怀堇不是也见过么?青衣女子冷声道,笑意不在,她的唇边,微微一扯,却是在嘲讽。

怀堇脸色大变,几根银针从箫中射出,击向女子,轻灵的飞身,她停落城崖,大声笑道,付怀堇,你们付家对不起我,整个绛城对不起我,我今还在,必要整个绛城为我陪葬!

声落,青衣女子瞬间消失,付怀堇一颗惊颤的心还悬在半空,他听见她的声音,天籁却来自地狱的魔音…

那个人,她是北尘姿黎,曾是他一度为此爱慕的女子啊!

十八年前。绛城。

十三个日夜的狂风暴雨,来自人间的呼唤,他们把所有的罪过都怪在了曾经一度敬仰爱戴的都圣女景颜身上。

都在怨,她私自独上凤凰楼,一舞焚楼惹天怒,都在怨,她浴火焚身,凤凰涅磐独入青天。

毁她神庙,破她神像,并将绛城水灾之难怪罪其身,圣女景颜玉体虽化,但骨灰仍存,绛城百姓惊怒,将其骨灰随意置于城隍庙中,终日不能入土。

半年后,城隍庙大火,圣女景颜的骨灰不翼而飞,此后,凡所建庙宇皆不能久立。

绛城城主付甄府第也突遭一场大火之灾,付家小女儿也险遭噩运。

付甄为此便退下城主之位,居于绛城东北,已求安定。

付如笙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来到了这片美丽且神秘的地方,凤凰阁。她甚至忘记了哥哥说过不能靠近凤凰阁的话。

她望着那片朦胧皎白的白雾,不知不觉踏入了那座汉白玉大理石的小桥,她看见一个朦胧的身影在池塘边行走。

天籁般的声音从那女子嘴里传来,却遥远的仿佛来自天际。

熟悉而又蛊惑的声音,如笙,来这里,来我的身边…

如笙步履轻盈,走向那个青色的身影,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你是这个凤凰阁的主人吗?

女子轻笑,转过身来,清晰的模样,绝世的美貌,如笙,我是景颜啊,你不记得了吗?

景颜…又是这个名字,如笙迷茫的的望着女子,轻轻的摇头,我们不认识啊,我怎么会记得你?

女子的笑容,灿然欲放,一双紫色明眸定格在如笙白皙的颈上。

一条红色的绳子,红色绳子上挂着的东西,她看不到,但却知道是什么。雪玉,付家所谓的至宝,本该是她的东西。

如笙有那么一瞬间发现,这个和她年纪一般大的女子,有种很亲切很投缘的感觉,她便对着她笑道,景颜,我们是不是可以当好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

那个青衣女子忽然有刹那的怔忡,她美丽的紫眸中闪烁着幽亮的光芒,眼睛注视着眼前这个纯净如水的女孩,心里的痛又开始蔓延…

有多久没有痛了?有多久再没有像今天这么的痛恨她所遇见和经历的一切?

她是都圣女景颜,她是凤凰阁主人,她是那个为了绛城被逼祭天最后还不得善终的可怜女子。

她所承受的,她该承受的到底是什么?眼前这个女孩,她是多么痛恨她的纯净如水,看,十八年了,她的父亲把她保护的多好,居然连都圣女景颜的名字也不知道。

女子敛去笑容,对如笙说道,可以吗?那如此是不是该互赠礼物?

说完她从手腕上褪下一只绯色的玉镯,不等如笙反应过来,便为她戴在腕上。绯红色的玉镯,配着她雪白的裙子,一点绛朱砂。如笙怔怔的望着手腕上红的鲜艳的玉镯,心里乐开了花,便毫不犹豫摘下脖子上那块通体雪白的玉,递到面前女子手中,她说,景颜,谢谢你的礼物,如笙很喜欢,这块雪玉,爹说是至宝,可以保护我。现在我把它送给你,希望它也能保护你。

干净无暇的话语,她怔住,看着手中的雪玉,未发一言。

凤凰阁内,白雾突然消散,青衣女子神色微变,紫眸闪烁,如笙只觉头晕目眩,嘴里喃喃低语,景颜…

白衣轻落,如笙昏倒在地,眼前晃过一抹青色的身影。

付怀堇找到如笙的时候,是在距离凤凰阁在三百米处的小亭中,她靠在亭内朱红的柱子上,似乎是睡着了,怀堇这才放下心里的石头,摇摇她的肩喊道,如笙,如笙,起来了。

眼睛忽然瞥见了她空荡荡的脖子,心是微微一怔。如笙醒来,以为会见到景颜,可是她却看到的是自己的哥哥,便奇怪的问道,哥,怎么会是你?我不是在凤凰…咦,这是哪里?

她迷茫的看着陌生的环境,不见凤凰阁,不见青衣景颜。抬起头看向怀堇,我不是应该在凤凰阁吗,怎么会在这?哥,你有看到一个青衣女子么?

怀堇的心猛然一惊,又是她了。他问如笙,你脖子上的雪玉呢?

提到这个,如笙高兴的抓着哥哥的手说道,哥,我刚刚见到一个女子,她说她叫景颜,我们交换了礼物,我就把雪玉送给她了。如笙没有发现哥哥微变的脸色,伸出手腕给他看腕上的绯红色玉镯,看,这是景颜送给我的,美吗?

怀堇再不说话,只是牵着如笙的手道,好了,如笙,我们回家吧!

天又是十几天未停的大雨,如笙坐在窗前,看着沉沉的雨天,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她生病了,好几天才会想出去可是哥哥和父亲却不允许。

如笙看着腕上的玉镯,几天来总感觉它越发的红了,如笙有点笑自己,生病都病糊涂了,这种事情也想得出来。

突然好想见见那个叫做景颜的女子。窗外的天空忽然劈下一道闪电,似有红色的光从天而降,她闭上眼睛,头又开始痛了。

付怀堇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束光直落凤凰阁处,喊父亲,却见他脸色大变站在自己身后。

爹,你怎么了?

付甄凝望着满天大雨,忽然又想起十八年前,突然就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付怀堇十分不解,付甄便告诉他发生在那年的许多事情。十八年前。绛城。都圣女景颜,为感天颜,主动祭天,实乃假,而是城主付甄意思,他误听谗言,只要真命天女祭天,便可化解绛城之难。而当年,绛城被天认可的女子只有两个,一个是都圣女景颜,一个则是付甄刚出生不久的女儿付如笙。

而天选中祭天者也本是付甄之女,却因他一时私心将神的旨意更改。于是便有圣女景颜还珠一舞,凤凰归天。

随即之下,天忽然大怒,重罪于绛城城中,阴雨不断,付家大火,付甄之女重病不愈。绛城百姓却将罪过怪在圣女身上,她不能入土,城隍庙大火,更是天之所怒。

十八年后,凤凰阁立,异象再生,

天本注定,祭天者,需为天命之女,都圣女景颜,城主付甄之女如笙皆是,而天却选中如笙。付甄私心,违背天的旨意,于是便有圣女还珠一舞,凤凰归天。

天大怒,不是圣女之过,人却将过怪罪于身,并不得葬其骨灰,天怒十八载,却也只是为了圣女景颜报复绛城。

那一夜付家大火,付甄女如笙本该命绝,付甄又一次私心动用圣女之物雪玉为女续命。

十八年后,凤凰阁立,天再异象,于是天意。

如笙听着父亲的讲述,只觉的天昏地暗,突然就倒在雨中。

天终于晴,可是如笙却病重难愈,付怀堇想起凤凰阁内那青衣女子。她拿走雪玉,如笙再无续命之物,她的生命必定不久。

是夜,如笙病榻中忽见一青色身影出现,微微起身,惊喜而道,景颜,你来了。

她苍白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站起身走向女子,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她说,灵动的眸子里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景颜,我记得你了。

她是景颜,她的归来不过是为了报复,她祭天虽是被迫却只是怨,可是天为她怒,所有人却将过怪罪于她,她怎能不恨?

眼前这女子,十八年前,若不是她,她又怎会有那一劫,也许这是天命,但命不该,不该她是孔雀的转世。

如笙,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我本是凤凰,栖于西山,只因恋上凡尘,又见凡世疾苦众多,便离山来到绛城,却法力全消,只有一块雪玉护体。

我为绛城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大家称我圣女,我笑而不语。天催我归,我恋凡尘,迟迟不归。

知道那场突如其来的大旱天,我以为天为,却没想到不过是之前镇压在凤凰山下刚刚逃出来的孔雀所为。

孔雀生性本不是善类,又加之她千年之过而被我镇压,今逃出,报复心起。我虽失去法力但可以召唤褚神将之杀死,她灵魂未灭躲于城主夫人六甲之身,又唆使城主意让我祭天便可化去灾难,,岂料付甄之女刚刚降生,天便选中,那日付家大火,如笙你本该命尽,付甄得我雪玉,为你续命,恰镇住你体内孔雀之魂,才使她十八年未有任何举动。

如今,我拿走雪玉,为你套上这玉镯,只是想借它之力量除去孔雀,只是没想到,它却在反噬着你的身体。

青衣女子一声叹息,也许该是取下这玉镯了。

昏暗得房间之内,那绯色和雪白得玉将整个房间照得通透。如笙摸着玉镯,苍白一笑,既是这样那就该继续让如笙戴着,反正如笙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该去了。

她微笑,握着青衣景颜的手,景颜,如笙代爹爹向你赔罪,如笙只愿景颜能够像如笙一样,像这世间最平凡的女子那样,快乐的活着,不要想着报复了。

如笙,景颜已经不能答应你的要求了,展示台湾特色产品因为我早已死去,一十八载。

原来光阴真的可以留住。当付甄亲眼见到凤凰阁主当年的都圣女时,自己也被吓住了。

这分明就是十八年前那个绝世的女子,依旧一身青衣装束,未改当初。

原来,还珠楼那场大火,虽毁掉了景颜的肉身,却也让她恢复法力,**重生,凤凰涅磐。她用法力将自己封存在永固那一年,此后便是十八年的封引。

付甄,你与整个绛城都对不起我,我本欲报复,但是,你有一个好女儿。如笙,她不会死,而我却将离去了…

绛城那座神秘的楼阁一夜之间凭空消失了,付怀堇现在城墙之上,久久凝望。一身白衣如雪,一支竹箫轻吟。

他的神情悲伤,抚摸着竹箫,嘴里喃喃自语,你是否早已经将我忘记?景颜,十八年前那个昏睡在你的门前的小男孩,你是否还记得,那是我?

他的箫声里尽是哀远的伤,眼前仿佛有青衣女子,绝美的舞震撼天下!

绛城,还珠楼再立,改名凤凰楼。都圣女景颜神像从此入住凤凰楼中,绛城再无大难。

如笙大病痊愈,却突然忘记关于景颜的一切

依然是那个快乐无忧喜欢帮助人的付家 。她的手腕上有一只漂亮如同西霞的绯色玉镯。

付怀堇独自登上凤凰楼,亲手将那块雪玉戴在她神像的脖子上,轻轻的一吻,仿佛印下千年的魔咒,天刹那明媚。

神像的眼睛,夺目的紫色,闪动着奇异的光芒,只那么一瞬间,青色的身影出现,那个女子,就站在他的面前,遥远难以碰触。

景颜…他伸手去碰,却是空空如也的空气,她是灵,他是人。

呵…怀堇,我本已死,你不知道么?

怀堇黯然低眸,心有一瞬间的凌乱,你既然已经离开,为何还要再出现?

我本凤凰女,千年修身,终会回来,只是必要等到千年之后。又是漫长的千年啊。

付怀堇低垂的眸又突然抬起,眼睛里的柔情尽是对那青衣女子,他对她道,千年,我等你!

她就笑了,你可以么?人的寿命区区不过百年,你又怎么度过这千年时光?

他又是一阵黯然,坚定的声音如是响起,只要我想,没有什么不可以!他坚定如铁的话竟震撼了她,她再也不笑,灵体消失,那双紫色明眸又隐现于神像之中。

怀堇,带我离开吧!带着我的雪玉,送我回到西山,那里才是我的归宿。

最终的铭记。谁锁珠颜绛城落,谁把玉阑藏扇画,好一舞还珠泪。

西山明媚的景,凤凰璀璨的夜,那男子,依然风华正茂,守一座空城,等一场归所。

再见西山雨,凤栖南稍头,他的等待,终会回来!她青衣玉颜,终会绝世!

千年已过,景颜,你是否还在,可有见,我已等你千年?

一舞还珠绛城碧。凤凰栖落西山尽。

未改朱颜风华雪,倾世难为天命衰。

千年盼得凤还巢,岂知凤已归九天。

云霄忽现天外天,天不怜见斩尘缘。

共 5 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宿命牵扯的爱恨离愁,以唯美的浪漫主义的表现手法展露,迭出情感世界里因痴嗔怨疑滋生的迤逦之色,达到对情感、对人生、对宿命的呈现、追思,一直是作者小说的一个主题和路径。本故事继续了作者的这种风格,强大复杂的情愫下,是绝艳凄美的一则神话故事。爱与恨的纠蓦,跳脱了世俗的寻常模式。那只浴火涅磐的凤凰,穿过了十八年的封印,凝聚成了一种为天下所负的仇恨。十八年后,凤凰阁里惊艳绝色的女子,带着她满腔仇恨精心策划了一场报复。本故事就是从此展开,借着几个人物宿命的纠缠,娓娓展开,一如翻开了被密封的陈年真相。于是在我们眼前一幕幕划过去的浮光掠影,组成感染人心的故事的同时,也可以我们一个融入故事里的机会。亲身感受那段绕指噙香的远古传奇,那个叫景颜的降城都圣女于凤凰楼上的绝艳一舞浴火焚身。而隐于其中的真相,不经意揭开,给了我们传奇式的一瞥。所有的缘由皆是因为降城城主的自私。那年降城大旱,百日不见甘露,是凤凰山下逃出去的孔雀所为。孔雀逃下山后附于城主夫人六甲胎中,盅惑城主以景颜祭天以感天颜,才有了之后的天怒,再次降罪于降城。读罢这个小说,了解故事的原尾,真正为景颜感到伤怀。她本是西山之凤,恋上凡尘,又体凡世疾苦众多,为降城百姓终负天意,落得这般下场,怎能不恨。携了满腔怨气要来报复,却终究在如笙的单纯善良里放下心结执念,成全了如笙,也成全了降城。这种宽博的牺牲精神,让感慨,感叹。另一方面,通观整个故事,究其起因,只不过是降城城主自私的庇女之心。受孔雀盅惑,违背天意,让景颜代如笙祭天,终究是他是整个降城负了景颜,然而细细究去,也不过一片慈父之心。骨血之情难断,从这件事上终看出其一片苦心。总体来说,小说文笔清丽柔美,故事情节设置的层层递进,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纠结,让这个相对简单的故事上升到另一个高度,引人入胜,引人追思。浅见,感谢作支持,推荐共赏!【:消失若默】【江山部精品推荐 】

2楼文友: 12:57: 6 听月,我表示,这个故事,我喜欢。

不管是如笙还是景颜,都是惹人心疼的女子。

特别是景颜,付出那么多,被迫祭天,为百姓憎恨,真是一个惨字。如果是我,我也定要向降城百姓讨个说法,啊

回复2楼文友: 21:19:09 谢谢你的喜欢



武威白癜风权威医院
皮肤科疾病
奶粉过敏不可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