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天苍黄第三百零一章强硬试探营养

2021-01-15 03:21:21 来源: 郑州家居网

天苍黄 第三百零一章 强硬试探

过了一会,柳寒眉头微皱,门内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衣裾扇动的声音,彭余略微有些不安的扭头看看柳寒,柳寒不动声色的摇摇头,康浚的神情也略微有些不安。

门吱呀一声开了,刚才那年青人又出来了,神情冷淡的说:“家主在正厅等候,请军爷走偏门。”

说着年青人将门关上,带着三人转到一旁的偏门,上只有买那些流量大的站在间解带动自身站权重的同事在增加自己站的流量。因此检查对方站流量也相对重要。次柳寒是晚上进的丁府,当时丁府已经是宾客满门,柳寒也没看出什么,今天走进丁府,这帝都首富之府果然不同凡响。

从偏门进去,便是一处小院,即便是这样一个小院,院内修饰也是不凡,初春之极,别处还是绿意萌芽,可这小院已经绿意盎然,生机勃勃,游廊画栋将这院子与内院连在一起。

穿过小院,便进了一个更大一点的院子,这院里繁花盛开,姹紫嫣红,仿佛春天已经来到,空气中有种淡淡的香气,柳寒眉头微皱,内息不动声色的运转全身,年青人没再领他们继续向里面去,推开院令企业经营正常运转内的正房。

“请三位军爷在此稍候,我家主人马上就到。”

年青人说完便退出去了,临了还将门拉上。彭余打量着房间,康浚却好奇的看着院内的繁花。

“大人,这花怎么就开了?”康浚纳闷的问道。

柳寒摇头说:“照道理,这花还得等上半个月才开,可这丁大人怎么让他现在就开了,我可不知道,我要知道了,可就发财了。”

“发财了?”彭余有些惊讶:“这养花也发财?”

“要知道这法子,我就不养花了,我种菜,”柳寒笑了下说:“现在正是青黄不接之时,若有青菜,现在拉到帝都来卖,价钱是平时的十倍,岂不发财。”

“对啊!”彭余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每年到这个时候,每天都还是萝卜,嘴巴都淡出水来了。”

正说着,门外传来脚步声,彭余一下便停住了,与康浚一块站到柳寒身后,门开了,先进来两个中年汉子,俩人进来后便站在柳寒的前面,然后丁轩才进来。

“丁大人,用不着这样紧张,卑职今天是来送度支曹公函的。”柳寒不等丁轩开口,便笑嘻嘻的站起来,语气却是满满的讽刺。

丁轩看上去瘦了点,闻言11岁入选四川少年武术队闪过一丝愠怒,柳寒旁边的那个中年汉子冷哼一声:“狂妄!”

“我要杀你,不过举手之劳,不过呢,今日乃公事。”柳寒说着拿出度支曹公文,也不送到丁轩面前,而是随手一送,公文轻飘飘的飘向那中年汉子,中年汉子凝神伸手,刚接触到公文便浑身一震,闷哼一声,向后退了半步。

中年汉子神情大变,另一个中年汉子见状上前一步,忽然感到一股庞大的压力突兀而至,如山般压过来,他的神情陡变,内息便要涌出,可就在这时,压力却又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大惊之下,立刻收束内息,内息全数倒灌回丹田,丹田巨震,浑身气血翻涌,喉头一甜,一股腥味涌到嘴里,他不顾丹田内息还在翻滚,强行将血咽下,虽然如此将加重内伤,可现在也顾不得了,再度闷哼下,唇边溢出淡淡的血迹。

接到公文的汉子脸色苍白,显然也被公文上附着的力道震得不轻,但比另一位要稍好,至少内息只是稍稍有些动荡,脸色一下变得苍白。

俩人对视一眼,同时向丁轩靠了一步,柳寒淡淡一笑:“那天晚上到我家的有你们吧?”

俩人没开口,只是紧张的盯着他,直到这时,彭余和康浚才知道,他们三人已经交手一招,两个中年汉子已经受挫,柳寒肩不抬,手不动,便已经伤了一个,俩人不由惊讶万分,因为这两中年汉子从进屋便给俩人极大压力,俩人的修为显然极高。

“丁大人,先看公文吧,这是公事。”柳寒淡淡的说。

丁轩已经察觉两个供奉的异样,他故作镇定的接过公文,很快看后,故作镇定的说:“不就是还钱吗,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事情大不大,我不知道,我只是奉命给你送来,至于你是怎么想的,我管不着,那是你的事。”柳寒一点不客气,他看着丁轩那张道骨仙风的脸,语气冷冷的:“丁大人,此前,我们虽然有点小误会,可我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这点误会会让重要的是要有毅力你派人到我府上去,要灭我满门。”

丁轩没想到柳寒如此直接,看着柳寒正要回答,边上那接公文的中年汉子冷冷的说:“姓柳的,这里是丁府,外面有五十张强弓硬弩,还有五十好手。”

柳寒根本不理会他,依旧盯着丁轩,冷冷的说:“丁大人,这事你得给我个交代,否则,我自己回来要个公道。”

“你,姓柳的,别以为宗师上品便可在帝都横行。”那中年汉子色厉内荏的呵斥道,彭余和康浚脸色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柳寒的背影,柳寒没有理会那汉子,只是盯着丁轩。

丁轩淡淡的反问:“你要老夫给你什么交代?”

“让我满意的交代。”柳寒也同样淡淡的说道,丁轩干笑两声:“你算什么东西,别以为靠上延平郡王,就有资格在老夫面前说大话,我丁家传承上千年”

“打住!打住!”柳寒淡淡的打断他:“你丁家就算传承上万年,也与我无关,再说了,丁家不过千年世家,人类世界已经有上万年,甚至数万年,千年,不过时间的一瞬,没什么大不了,用不着在我面前炫耀。”

“炫耀?!嘿嘿,老夫用得着在你面前炫耀!”丁轩毫不示弱,强作镇定的叫道。

“既然如此,那么告辞了。”柳寒说完抬步便走,彭余康浚还在震惊中,看到柳寒都要出门了,立刻跟上。

“等等,”丁轩叫道,柳寒停下脚步,转身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丁轩略微沉凝便说:“那事,老夫也很抱歉,老夫上了别人的当,不过,柳先生,老夫愿意当个中人,让他们与柳先生讲和。”

“中人?讲和?”柳寒翕然一笑,认真的看着丁轩问道:“丁大人,你的脸皮未免太厚,你已经加入其中,已经失去作中人的资格,你现在应该想的是,提出一个让我满意的补偿方案。”

两个中年汉子同时现出怒色,左边的汉子冷冷的说:“柳寒,你别得寸进尺,我们修为不如你,可你也架不住群狼。”

“群狼?!你们算什么群狼,不过一群土狗罢了。”柳寒丝毫不客气的反击道:“作为武者,居然趁我不在,偷偷摸摸去袭击我家,这很让人不齿。”

中年汉子冷冷的反击道:“杀人还讲究手段,阁下不是一样夜间闯入,吴瀚不是这样死的。”

“我卑鄙,我下流,我承认,”柳寒冷冷的说:“不像你们,明明卑鄙下流无耻,还偏要作出高尚的模样。”

中年汉子气得,给他苍白的脸添了几分血色,丁轩抬手制止了另一个汉子的呛声,冷冷的看着柳寒问道:“那么,阁下打算怎样?”

柳寒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的盯着他,丁轩一时不明白,可很快他便明白了,眉头微皱,略微想了下说:“好,这样吧,你府上的损失,由老夫负责赔偿,一万两银子,另外,老夫不再对你和你的船社出手,退出与他们三家的联手。”

“后面一条挺好,我接受,”柳寒说道:“前面一条,一万两?丁大人真大方,那天晚上,我府上可死了十一个人,伤了九个,后院女眷也受到惊吓,一万两,一个人连一千两都不够。”

“一百两,便足够买上几十个奴隶了。”丁轩冷冷的说。

“丁大人不是商人,听说乃道学名家,对道典颇有研究,可没想到对下属的价值却以银两而论,”柳寒摇头叹息:“柳某虽是商家出身,对下属却从未以银两判断,丁大人,废话少说吧,赔偿是肯定要的,不过,我需要知道的是,他们下一步究竟要采取什么行动?或许,丁大人,你会有出卖同道的羞耻,但这是你欠我的。”

丁轩冷笑一声:“休想!”

柳寒摇摇头,叹息一声,转身朝外走去,彭余和康浚互相看了眼,转身跟着柳寒走了。

“主辱臣死!”接过公文的汉子厉喝道,话声未落,身形一闪,穿过彭余和康浚,挥掌向柳寒背后拍去,眼见便要落在柳寒后背,就在刹那间,彭余就觉着眼前一花,那汉子便到飞回去,然后才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那汉子倒飞回去,脸色还在苍白的汉子伸手抵住他的背心,却被一股大力推着向后连连倒退,撞上房间正中的圆桌,圆桌啪啦一声便碎成脆片,重重的撞在墙上,整间房屋瑟瑟发抖,从屋顶落下无数尘埃。

“噗!”

中年汉子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的看着盯着柳寒,柳寒已经站在院内,周围响起一遍弓弦拉动和刀剑出鞘的响声,无数长短不一的呼吸声在四周响起。

“丁大人,擅杀禁军将士,乃谋反大罪!你想谋反不成!”柳寒冷冷看着丁轩,丝毫没理会四周的动静。

丁轩沉默了下,挥手示意,周围的紧张气氛稍稍缓解,丁轩深深的盯着柳寒,柳寒也毫不示弱的盯着他。

半响,丁轩才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送客!”

吴忠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
北京早泄
本文标签: